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疯子的协商战略

Posted August. 11, 2017 08:14,   

Updated August. 11, 2017 09:30

한국어
疯子的协商战略

企业银行的监事李秀龙(音)于6月24日前往举行世界中小企业协议会大会的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差,当时正是文在寅总统访问美国的时候,李监事在南美大讲特讲企业银行的优秀性。监事本应该对经营进行监督,需要为了宣传企业而飞30多个小时吗?想来让人怀疑。

这并不是想说他是旅游性出差。而是觉得一个公共机构的监事为了不重要的事情远到海外出差,却没有人质疑他出差的理由,这一构造令人奇怪。从哪里开始错了呢?细究起来,就会发现一个蜘蛛网一样的难以割断的网络。

李监事出身于首尔担保保险,首尔担保保险是存款保险公司的大股东。他于2014年参加了首尔担保保险公司社长的公开招聘。虽然他有着民间担保专家的优势,但最终该公司社长却被据称是亲朴(亲朴槿惠)的人物积极举荐的当时国民银行副行长金玉灿担任。

落榜的李秀龙之后不到3周并成为企业银行的监事。他自己也说,他只是收到了金融委员长的任命,为什么成为了监事自己也不清楚,但青瓦台是那只看不见的手。金玉灿在首尔担保保险公司社长的位置上坐了一年许,便跳到了年薪更高的KB金融控股公司当上了社长,空出来的首尔担保保险公司社长的位置轮到了当时金融监督院首席副院长金钟九头上。

在政界和官僚社会为了公共机构的一个位子而相互争抢的情况下,监事的海外出差之类的事情肯定不会认真考虑后再做决定,容易让人产生“我也享受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想法。韩国铁路的子公司——韩国铁路观光开发的高级职员15人,从6月21日起前往日本福冈,说是考察发达国家的铁路服务。他们乘坐了新干线,也参观了铁路纪念馆。据说,他们出差的成果是“贡献自己的才能来进行社会贡献活动,引进责任导师制度,改善列车服务”。有人会说,这算什么,但还有比这更甚的。

希望到公共机构就业的人们,对公共机构抱有的期待也是机构的福利。某公共机构负责人让新职员写下对公司的期望,结果收到了一份写有“希望把公司的空调开大些”的建议,据说他当时真想把这份建议撕了扔掉。“如今公共机构的职员好像都是参加考试的技术人员”,这一批评中,包含着对职员的失望,对组织的自嘲。职员对于乘降落伞从天而降的公共机构负责人,也会认为不久就会离开。所以,在这种没有主人的公司,劳资双方都相互抱怨,各谋私利。

钳制天生散漫的公共机构的是内部的监事和政府的经营评价制度。但是,监事的作用有名无实已经很久了。政府的官僚也不会对公共机构严加管理。如今的青瓦台工作岗位首席秘书在上届政府中担任公共机构运营委员会委员长,主导推行绩效主义。如今,他指示增加正规职位,他自己也会脸红吧。去年担任东西发电公司社长时引进绩效年薪制度的企划财政部第二次官金勇镇(音),最近自己亲手废除了绩效年薪制度。

政府的计划是让自己已经官僚化的单纯的公共机构成为促进就业的榜样。如今已是超链接社会,在巨大的混乱中寻找新的秩序,超越界限,难道只有我们还停留在的电视和汽车占统治地位的20世纪吗?内心正在发笑的公共机构,已经成为了谁都惹不起的怪物,但这只是短暂的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