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招致特朗普警告的业余外交部长官康京和的资格

招致特朗普警告的业余外交部长官康京和的资格

Posted October. 12, 2018 08:07   

Updated October. 12, 2018 08:07

한국어

暗示解除5•24措施可能性的外交部长官康京和10日在国会的发言成为导火线,韩美关系和国际社会的对北韩政策合作正在出现裂痕。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回答有关康京和部长发言的提问时,三次强调不会解除制裁,声称“他们不会在未经我们同意的情况下就采取(放松制裁的)举措。”

特朗普总统使用“同意”一词,虽然是外交失礼的傲慢表现,但美国记者并不区分韩国政府就天安舰被炸沉事件独自实施的5•24措施和现在的联合国安理会制裁,仅仅是提问“韩国政府试图放宽制裁,美方持何立场?”特朗普的回答也没有细加区分。解除“5•24措施”是无需美国同意的韩国单方面决定事项,而解除或放宽安理会制裁是需要联合国批准的事项。

事实上,中断南北贸易、禁止对北韩新投资、暂停对北韩援助事业等“5•24措施”的核心内容都包括在联合国制裁中,因此“5•24措施”本身并不一定需要。尽管如此,在北韩没有就天安舰炸沉事件进行道歉的情况下,解除这一规定不符合正义,从国家自尊心的角度出发现在也时机尚早,毫无实际利益可言,被认为是只会引发韩国内部矛盾和国际合作分裂的“臭招”。

美国明知这些情况,却由总统及国务卿进行反驳,这表现出了对韩国政府态度的忧虑和不满。无核化的基础是韩美合作,但在北韩走私煤炭、开城联络事务所、铁路连接等方面,韩美两国一直表现出立场差异。在中国和俄罗斯公然要求放宽制裁、形成北-中-俄三方携手的情况下,美国国内一直有人提出担心和批评,认为韩国是不是也站在了相反的位置。

在这种敏感时期,外长提出解除5•24措施,撇开对解除问题赞成还是反对不提,在战略上也是有失水准。如果认为“5•24措施”没有实际意义,不如解除制裁,那么首先应向美国和联合国进行充分说明和协商。但是在本应全面考虑韩美、联合国关系等制定战略并发言的外交长官,却在国会上暗示草率解除的可能性尔后又改口,引发了“业余性骚乱”。

就平壤会谈的军事协议事项,韩美之间也存在严重的意见分歧。虽然我国政府就设定军事分界线附近禁飞区等严重侵害安保利益的内容达成协议,但外交部与美国共享会谈结果、寻求理解的工作也没有取得成果,甚至到了美国国务卿提出抗议的地步。应该通过包括外交长官在内的外交、安保部门的人事刷新,把这一重大时机的失误最小化,将无核化列车送入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