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体育界性暴力”真相浮出水面,文体部和大韩体育会都是共犯

“体育界性暴力”真相浮出水面,文体部和大韩体育会都是共犯

Posted January. 12, 2019 07:48   

Updated January. 12, 2019 07:48

한국어

以“沈锡希Me too(我也遭遇过)”为信号弹,在体育界蔓延的性暴力真相正逐渐浮出水面。 据大韩体育会的实际情况调查结果显示,去年性暴力受害案件达136件。 年轻冰上人联合会代表吕俊亨前天表示:“在冰坛还有5、6起涉嫌性暴力的案件,其中2起是被害者确认性骚扰嫌疑的。” 如此严重的暴力链,连冬奥会金牌得主都束手无策,私下里不知有多少默默无闻的普通运动员或年轻运动员为此饱受煎熬。

 应该保护选手的各项目竞技团体、大韩体育会和文化体育观光部实际上一直以来都玩忽职守。 看到2016年2月大韩体育会选手委员会为惩戒因涉嫌性骚扰被判有罪的短道速滑业余队教练A某而进行的快速记录,气不打一处来。 “请考虑我的弟弟、我的哥哥可能是那个教练”“助教或教练(为了指导)都会接触选手肩膀部分”,将惩戒标准降低到了停赛3年,而不是永久除名。

 由于对大韩体育会的不信任扩大,从2017年开始由体育会运营的“清洁体育中心”受理的性暴力举报只有4件。 文体部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在去年在大韩体育会的监查中揭发了对暴力•性暴力举报置之不理的事实,但只提出了惩戒要求,没有采取追加措施。 因此,体育界性暴力受害者们被迫保持沉默,只能在恐惧中瑟瑟发抖。

 体育界是容易容忍暴力的结构。如果拒绝教练的不正当要求,选手的运动生涯就无法得到保证。这是因为教练选拔培养选手的徒弟式教育、每个项目存在前后辈关系紧密编织的封闭性等。成绩至上主义也根深蒂固。 即使教练和选手之间存在暴力,只要成绩好就行,这是默许的。合宿集训、转地训练等与外界隔绝的训练很容易毫无防备地滋生暴力也是问题。 文体部事后对性暴力进行了全面调查,表示要扩大永久除名的范围,并推出了对症疗法。 即使为时嫌晚,也应该将比赛团体的构成和训练环境改变为开放的结构。最重要的是,如果体育界内部的觉醒和自净跟不上,‘第二个沈锡希’可能随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