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5年一变的教育政策,能够消除不幸的学生吗?

5年一变的教育政策,能够消除不幸的学生吗?

Posted April. 21, 2017 07:19,   

Updated April. 21, 2017 07:25

한국어

经合组织首次实施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2015-学生幸福度”调查中,韩国15岁学生的生活满意度在48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二。因考试和成绩引起的紧张压力水平也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75%的人表示“担心得分太低”,69%的人表示“因考试有点难而担心”。考虑到学生在激烈的入门考试中牺牲掉运动和游戏、埋头于功课的疲惫生活,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惊讶。

此次大选中,候选人们提出了废除特殊目的高中、缩小或废除教育部、改编学制、实行国立大学共同学位制等教育领域的竞选公约,有必要追究这些公约是否能够改变学生们不满意的生活和提高教育的质量。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承诺废除特殊目的高中和高校学分制,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则从应因第四次产业革命培养人才的宗旨出发,提出了改革学制的招牌公约。这些方案无一例外地将给教育现场带来狂风巨浪。

但是,在两次电视辩论中唯一被提及的教育公约,是安哲秀提出的5-5-2学制改革。小学5年、初高中5年的正常教育,最后两年将围绕是上大学还是就业为目的来选择上课。此举旨在把初中和高中的10年教育从应试竞争中解放出来,出发点是好的,但据教育开发院分析,单是把3月开始新学年改为9月开学,投入的费用就达14万亿韩元。而且,并不是改革了学制,就保证一定能出现创意教育和消除私教育,因此有人批评这是“安哲秀的四大江工程”,其中不无道理。

不管是谁当选总统,预计下届政府中教育部将被废除或裁减功能。考虑到教育部以前曾以预算支援为诱饵让各大学乖乖听话并乱发各种限制,废除它似乎妥当,但细究起来,教育部不过是执行政治界推出的教育政策的工具。事实上,毁掉教育的,是实施教育监直选制、以半价学费政策把教育现场污染成了政治的政治界。依靠配合总统任期、朝令夕改的教育制度,如何能够培养出百岁时代的创意人才,把学生从不幸的生活中解救出来?希望总统候选人们能够记得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在教育发达国家里,政府都保障教育机构享有自律。